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基层干部腾格里沙漠污染主要是企业排放污水

2018-12-06 20:44:07

基层干部:腾格里沙漠污染主要是企业排放污水引起

漫漫黄沙、茫茫戈壁,我国西部许多临沙戈壁地区既是生态脆弱区,也是资源能源富集区和工矿企业集中区,环境保护方面肩负着特殊使命,也面临着特殊难题。 在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的警钟敲响后,甘肃省临沙戈壁地区,一个共识正在形成:临沙戈壁地区必须把环境保护作为产业政策的门槛,通过实施更严格、更具差异化的环保标准,进一步破解保护与发展的矛盾。 治污风暴席卷临沙地区 岁末年初,祁连山口寒风刺骨,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环保局局长曹东庆带着执法人员,来到山下一片荒滩上。荒滩上零散地建有两三家企业,都因违法排放废水、废渣,于2014年11月被责令停产整顿。工作人员详细检查了企业的生产线和企业排放污水的蒸发池后,长舒一口气,“3家企业都没有偷偷复工”。 一家萤石矿产开发企业的负责人听说环保局的人来了,赶到现场诉苦:“现在企业效益不行,看在企业多年来捐资助学修路的份上,能否适当放宽一下”曹东庆答道,你们3家企业上缴的利税要占全县财税收入的十分之一强。但纳税大户不能是违法排污大户,什么时候整顿好了,什么时候才能复工。 “宁可牺牲一点GDP,也要下定决心治污”。像金昌市永昌县这样,甘肃省临沙戈壁地区在腾格里沙漠污染的警钟敲响后,掀起新一轮铁腕环保治污的风暴。 一项统计显示,甘肃省的14个市州86个县区中,有7个市州、21个县区毗邻沙漠,有戈壁地貌的县区更多。2014年9月下旬以来,甘肃先后启动临沙地区、戈壁地区大排查,省委书记亲自带队检查、调研。排查发现,全省临沙地区未发现类似沙漠排污现象,但在敦煌市的戈壁地区发现1起类似的隐患。 原来,在酒泉市下辖的敦煌市,3家钒矿开发企业向周边戈壁滩上排放废水、废渣等。截至目前,这3家企业仍在停产整顿中,追究正在进行中。其中一家企业主说,他们正与湖南一家科研机构合作改进生产工艺。 为了确保环保压力真正层层传导,甘肃省还在探索列出各个市州环保突出问题清单,并由省长致信市州长直接点明。像敦煌市钒矿企业整顿、金昌市永昌县河西堡镇的大气污染防治等“细节性”问题,也一竿子插到底,直接在信中点明。 一位地级市的环保局局长告诉,过去,环保部门好比“小螺丝刀”,拧不动大型国有企业这个“大螺丝”。现在,从新修订的环保法实施到甘肃省对各地环保突出问题上提一级由省政府直接点名,形势逼人,推动环保工作更为顺畅。 转型升级动力增强 镍都金昌曾因富产镍矿而被称为祖国的“金娃娃”。近10多年来,金昌市大力治污,特别是金川公司近6年间累计投入24亿元实施系列“蓝天碧水”工程。然而,2014年,环保部西北督查中心在对金昌市进行综合督察时,依然尖锐地点出六大方面问题,其中金川公司领到的问题单中,就有超低浓度含硫烟气脱硫的问题。 与高浓度含硫烟气的脱硫处理相比,这项治理技术要求更高、投资力度更大。据测算,按照国内现有技术进行投资,金川公司需再投资10亿余元上一套新设备,年运行成本也要3亿元左右。在镍价大幅下跌、企业效益不佳的情况下,这对企业来说是难以承受之重。情急之下,金川公司多方求教,组织科研团队,历尽艰辛地集中攻关,终于研发出利用镍矿开发的尾矿浆对低浓度含硫烟气处理的技术,既经济又环保。 对此,金川公司副总经理刘玉强感慨:“人们常说‘没有治不了的污染,只有治不起的污染’,但在环保标准更高、执法更严的情况下,企业得重新掂量什么是‘治不起’的污染。” 调研发现,像金昌市这样,甘肃临沙戈壁地区往往集生态脆弱区、生态安全屏障区、能源资源富集区和工矿企业集中区于一身,在处理保护与发展的矛盾中面临两大课题:一是部分老工业城市环保历史遗留问题较多。钢城嘉峪关、镍都金昌、铜城白银都是因矿设企、因企设市,市区与生产区犬牙交错,许多排污大户处于城市上风上水位置,污染处置难度大。二是在东中部环境承载能力逼近上限之后,外来排污大户意欲以产业承接转移为名西迁。稍有不慎,可能造成东污西移。 从调查的情况看,从严环保在增加了企业生产成本压力的同时,也使企业增添了减排增效、转型转产的动力。 永昌县河西堡镇的空气质量问题,是省长来信中点出的当地环保问题之一。金昌市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是河西堡镇上的排污大户。由于市场低迷,其主要产品合成氨成本与售价基本持平,但集团一个分公司的总经理杜德海说,我们反复算账后决心上一套新工艺,可省煤1.4万吨,在节约成本、增加利润空间的同时,也减少了排放。 此外,甘肃防止东污西移、从严把握产业布局的底线意识明显增强。 在煤炭可采储量有3.2亿吨左右的民勤县红沙岗地区,内蒙古太西煤业集团正在这里开采煤矿,企业近3年一直想就地上煤化工生产线,但一直未获批准。太西煤业集团民勤分公司副总经理袁万年说,现在希望更渺茫了。 “环保标准既应更高也应有差异” 一些干部认为,临沙戈壁地区都是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处理好保护与发展的关系尤为重要也更为紧迫。处理好保护与发展的关系,必须坚持合理控制开发强度,调整优化国土空间结构,发展生态经济和环境友好产业,减轻环境承载压力。为此,他们建议,首先是进一步健全临沙戈壁地区国土空间开发利用的标准。 部分干部认为,在我国18亿亩耕地红线必须坚守、城镇环境承载压力日趋加大的背景下,利用幅员广阔、环境承载能力也相对较大的荒滩荒地发展沙漠经济,是一种必要的补充。对此,应科学分析个案污染造成的原因而不宜因噎废食。首先,在淡化GDP考核后,应进一步淡化对临沙戈壁等国土空间限制开发区、禁止开发区的投资强度指标考核;其次,在加大临沙戈壁地区荒滩地开发环境影响科研攻关的基础上,引导地方政府细化国土空间利用规划;再次,对临沙戈壁地区新建工业园区应坚持高起点、高标准规划建设。 当然,还应重点关注“涉水”问题,在临沙戈壁地区推进更严格的节水型社会建设。 许多基层干部反映,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主要是因为企业向沙漠排放污水引起的。而我国西部广大临沙戈壁地区大多在内陆河流域。与大江大河相比,内陆河自净能力差,即使企业污水都实现达标排放,对环境的影响也较大。目前,临沙戈壁地区有不少涉水企业不得不建立蒸发池处理污水。而蒸发池是否采取有效防渗措施,监管部门监管难度很大。 基层环保干部认为,应针对临沙戈壁地区严重缺水实际,推动更严格的节水型社会建设。特别应引导和支持临沙戈壁地区提升工业污水处理的集中收集、深度处理力度和中水回用率。 要加大循环经济扶持力度,进一步破解历史遗留问题。部分企业反映,在新修订的环保法实施后,许多行业、企业都将进入一段“阵痛期”。在坚持落实环保法不打折扣的同时,应对真正愿意提升自身环保水平、不属于落后产能范围的企业,从循环经济等角度采取“过渡期”扶持政策。对历史遗留问题较多的地方,从资源型城市转型等方面给予更大扶持。(陈俊 张钦)

城市猎人
可以下钱的捕鱼游戏
压滤机滤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