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爱的战场我不战而败

2018-11-06 09:55:00

爱的战场,我不战而败

我的爱情终是会失败的。可我依然在展望失败中苦心的经营着当下的幸福美好。也许有人会认为我有病,可是,在的面前我无法选择离开。换句话说,不到地线,我不会离开。

我和她的恋爱在所有人的眼里都是一段童话,一段悲剧性的童话。但她的父亲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觉得,你们俩个恋爱了是我今年听到的滑稽的笑话。”也许,真的是笑话吧。从此以后,我在她们家里就是上了黑名单的拉登式人物。

故事的经过是这样的……

我的父亲是一位中学教师,他为人忠厚老实,为了党的教育事业奋斗了一生。她的父亲是一位相对成功的生意人。她和我曾同是父亲班上的学生,我学习特别,但小小的她却因父母逼迫上了我们班,比我们小两岁的她学习一直很吃力。父亲作为她的班主任去她家里做了家访,希望她可以蹲一级,以便可以跟上课程。但当我的父亲被赶出她家时她父亲说:“去死吧,酸臭的知识分子,嫌我女儿学习差。那你这个做老师的还不去死。全世界就你儿子聪明。滚,这辈子都不要让我在看见你家的任何一个人。”这件事之后,爸爸被学校开除了,校长是父亲的老同学,她悄悄的告诉父亲:“老林,我知道你委屈,但她舅舅是省教委的,咱们学校惹不起。老林呀,对不起了。”

这之后,我们家搬到了离西安不远的咸阳,这是一座小巧宁静的城市,到处充满了祥和与秀丽,慢慢的,我爱上了这里。

三年后,我考上了西安的一所着名的大学,在我们入学半年后,辅导员领着一个羞涩的女同学走进了我们班的自修教室,我抬眼仔细一看,竟然是她。后来,在班上的八卦团中我了解到,她高考落榜后,她的父亲找她舅舅又给学校捐了一座公寓楼后她才来咱们学校上学了。我听者这些,心中有些许难以言表的感情在心里慢慢化开。我讨厌大家议论她,不论是她的富裕家庭,还是她的美貌。

她很寂寞,总是一个人上课,吃饭,就连宿舍都是她父亲给她特意安排的。她根本不用回学生公寓,在学校的门外有一座金另领公寓,那里有一套豪华的套间那就是她大学期间的宿舍。

有一天,辅导员找到我,他对我说:“小林,你是班长,一定要阻止同学们这种仇富行为,不要孤立其他同学。再说了,她父亲不好惹。……”听到这句“她父亲不好惹”我的心猛的抽搐了,后面的话我没有继续听下去,说了声“知道了”就逃出了办公室。我心里有一个感觉,我和她们家注定是绕上了。

带者满心的疲惫回到教室,正巧看到一群男生围着她要她晚上请吃饭,因为他们其中一个哥们今天过生日。我愤怒的冲上前去,拉着她的手说道:“你没脑子呀,他们在玩你,你知不知道,他们那是在让你为他们买单。”

“喂!林羽,你有病是不是!”那群同学有些愤怒了。

“就是,关你什么事?”

“难道,你喜欢她。告诉你,从今天起,她是老子的女人。”那个今晚过生日的同学搂过她说道。

我一下甍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从我眼前过去,看着她充满期望的双眼一直凝望着我,直到消失在楼道的尽头。

吃过晚饭,我坐在教室无论如何也无法看清眼前的书本,满眼满心全是那双凝望着我的充满期盼的明眸。我的心乱了,一种特别不好的感觉不断的涌向心头。同学们一直传言,大黑是个情场高手,很都女孩都和她刚认识就上床了。我越想越害怕,匆匆的收拾了东西就来到了同学们聚会必去的慢摇吧。次来这里的我在巨大的音响声下被震的一阵难受。在大厅里,舞池里都没有他们的身影,我又在包房区挨个的找着,但都没有,我正在考虑事情可能没有我想像的那样坏的时候,舍友老三曾说的一句话惊醒了我。老三说:“那里的厕所竟然都不分男女,男的进去门一插就是男厕,女的进去门一插就是女厕。有一次,一个女的进去了门没插又一个男的进去了,接下来里面就传来了一阵又一阵急促的呼吸声……”我站在厕所的门外,看着都紧闭的门不知该如何,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耳中。“你出去…求你了…不要!啊…放开我!”没错,是她,就是她。我一脚跺开了门,她正衣衫不整的被大黑拦在怀里,看到我一下便扑进了我的怀里。我当时也吓坏了,拉起她就冲出了慢摇吧。

她说她今晚不敢一人住在房子里,我推托不掉便一同前往了。她的房子真的很漂亮,装修的就象豪华的酒店,干净但有些拘素。我正襟危坐在她那异常柔软的沙发里,感觉背部传来阵阵的酸痛。她在睡前轻轻的说道:“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如果你不嫌弃,我希望你做我男朋友。”听了这话,我心里不知是高兴还是什么,反正这种正襟危坐的姿势又保持了一整夜。天亮的时候,我的心也终于明亮了。我轻轻的走到她的床前,轻声的说:“从今天起,我来保护你。”

从此后,她不在寂寞,不在一个人上课,不在一个人吃饭,但我始终没有和她一起住进那所公寓。因为我有作为男人的尊严和骄傲。

毕业了,我留在了学校做了一名大学教师,她回到了父亲的公司。我发了个月的工资便买了一身帅气的西装准备去她的家里拜访。因为,我向她求婚了。在当时,我早已忘了中学时的那件事了。当她的父亲用同样的办法把我哄出她家时,狠狠的对我说:“我觉得,你们俩个恋爱了是我今年听到的滑稽的笑话。你不觉的自己很不要脸吗?很多年前我就说过,这辈子都不要让我在看见你家的任何一个人。不要脸的臭知识分子。”

我走了,带着羞辱走了。我在小小的租住屋里独自想了整整两天两夜,突然有一天,她带着行李来了,她说:“我是从机场回来的,我本来要被爸爸送去日本上学,我偷偷没上飞机来找你了,咱们走吧,离开这里。”

三年了,我们一直同居着,过着俨然小夫妻的生活,很是甜美。我的父母经常大来催我们快点结婚,因为我从为把那次的事情告诉过他们。她的父母也经常打过来,那时的我总是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因为在她父母的心里我早已跳出了他们生活的范围,换句话说我在他们的心里早就是死了的臭知识分子。

我以为,日子就这样幸福的过下去了,虽然有不足,虽然要一直这样瞒着她的父母,但我真的很满足。知道有一天,她突然一句话都没说,留下一封信就走了。

亲爱的林:

请让我在一次称呼你为亲爱的,对不起,我走了。但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一边是我人,一边是我的亲生父母,我真的很难抉择。他们给我定好了婚事,我无法抗拒,因为我怕,我怕他们伤害你。我是真的爱你的,相信我。如果我们真的相爱,请你为了我保重自己。也许有一天,我们可以重新在一起。

永远爱你的老婆

我紧紧的攥紧拳头,指甲深深的扎进手掌,血染红了信纸。我无声的哭泣,感受心在破碎的声音和肝肠寸断的震颤。

直到现在我依然单身一人住在我们曾经的房子里,就为了她的那句“也许有一天,我们可以重新在一起。”

在爱的战场,我不战而败了,在幸福的终点我希望她在那里等我。

抛丸机
东风洒水车
单饼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