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遨游在拉美大地上的民间大使吴永恒

2019年07月03日 栏目:军事

遨游在拉美大地上的“民间大使”吴永恒他是一位毕生以向世界报道中国为己任的,此时却成为中外争相报道的对象;他是一位长期从事向拉美诸国唱

遨游在拉美大地上的“民间大使”吴永恒

他是一位毕生以向世界报道中国为己任的,此时却成为中外争相报道的对象;

他是一位长期从事向拉美诸国唱响中国声音的民间使者,此时他的事迹却在自己的祖国广为传唱;

他是一位不愿成为公共活动主角的低调之人,此时却高调出现在中墨各类媒体上,乃至他的追悼会也成为增进中墨两国人民之间了解的重要事件。

他叫吴永恒,中国外文局所属期刊《今日中国》拉美分社社长。

今年3月18日,这位在战线上工作42年、68岁的突发疾病,倒在了西半球驻外工作的岗位上,把生命的一刻献给了他的第二故乡——拉美大地。

(一)

1964年,作为我国批外派学习西班牙语的学生,20岁的吴永恒来到古巴。也就是从那时起,他与拉美那片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

1970年,吴永恒进入新华社,一干就是34年。历任新华社国际部拉美组、巴拿马分社翻译、波哥大分社首席、布宜诺斯艾利斯分社首席、国际部编委兼值班室主任、拉美总分社社长兼总、国际部副主任、外事局副局长(正局级)等职。常驻拉美国家20多年,熟悉西班牙语、葡萄牙语。

2004年,外文局启动了对外传播本土化战略,在海外出版当地语种的《今日中国》杂志,远播中国声音,呈现中国形象。

在物色拉美分社领军人物时,外文局常务副局长郭晓勇想到了相识多年的吴永恒。

此时,60岁的吴永恒刚从新华社外事局副局长的岗位退休,面对多家单位的任职邀请。

听了郭晓勇的介绍,毫不犹豫,吴永恒接受邀请,2004年12月就任《今日中国》拉美分社社长。

在外文局,同事们都亲切地尊称他为“老吴”。

佳碧赛迪约女士是墨西哥籍雇员,从分社成立天起就在此工作,比老吴还早到分社。

“让我惊讶的是,老吴来了以后,没有休息过一天。”佳碧赛迪约说,老吴跟她讲自己来得太晚了,所以要争分夺秒。

老吴太热爱这份工作了,所以全情投入。他首先明确了杂志的发展方向,将工作机制制度化,量化目标。

因为人手少,老吴事无巨细地样样参与其中:、、策划、司机、搬运工、联络员、宣讲员、推销员、送货员、……佳碧赛迪约说有时真分不清老吴到底是干什么的,反正他一个人把这些都包了。

中国外文局局长周明伟称老吴是“中国杂志本土化战略的拓荒者和成功的实践者”。

八年中,老吴探索出依靠对象国发行主渠道与自办发行相结合的推广方式,创立了销售与赠阅相结合的经营模式,使《今日中国》西文版订户已从分社建立前的19个,发展到如今的1.3万个,覆盖了墨西哥境内全部32个州(联邦区)、58个机场以及报亭、超市等公共场所;

八年中,老吴与墨西哥国家通讯社、安第斯通讯社、巴西四月出版集团、墨西哥宏观经济杂志社、墨西哥络电台等媒体签署互换协议,使中国媒体的报道生命延伸到拉美的报刊和电台上;

八年中,老吴通过加强与当地对中友好的协会、商会以及我国代表处等机构的合作,使《今日中国》批量进入中美洲、加勒比全部未建交国家,使中国声音进入“盲区”,服务了国家外交大局;

八年中,老吴积极推动出版巴西葡文版、秘鲁安第斯版和南锥体版。在中国驻当地使馆的支持下,2009年10月《今日中国》秘鲁版在秘鲁首都利马出版,并向周边国家辐射,使杂志本土化工作形成了“北墨南秘”相互呼应的格局,实现了杂志在拉丁美洲地区的全覆盖;

八年中,他运用新媒体技术扩大受众,在墨西哥开设了今日中国拉美门户站,又利用当地社交媒体平台推送内容,争取到了更多的年轻读者;

……

“老吴是一位难得的复合型的领军人物。他首先是一个的传媒工作者,有捕捉信息的敏感和传播信息的执着。只要有老吴在的地方,就一定会传出当今中国发展的声响和形象。”周明伟说老吴内知国情,外知世界,善于沟通,熟悉拉美的语言和文化,擅长用拉美人喜欢听而且能听懂的方式讲故事,通过故事解读中国,进而对中国产生浓厚的兴趣。

如今,《今日中国》西文版已覆盖全球20多个以西班牙语为官方语言的国家和地区,约4.5亿人,年发行20万份,形成了相对稳定的读者群,成为对外介绍和说明中国的重要阵地。开创了国内杂志实施本土化战略的先河,在加强中国文化软实力和国家传播能力建设工作中起到重要作用。

“是老吴让《今日中国》在墨西哥‘扎下了根’,成为中国在拉美地区的一本出版物,实现了真正地‘走出去’”。《今日中国》杂志社社长呼宝民说。[1][2][3][4]下一页(二)

在墨西哥首都市中心的布卡雷利大街两旁,具有西班牙殖民时期风格的古建筑和店铺鳞次栉比,大街西头与改革大道相接的路口处,聚集着《宇宙报》、《至上报》、《报》等多家知名报纸。大街与雅典街的交叉路口,矗立着一座15米高的钟楼,当地人叫它“中国钟”。

这座始建于1910年的古老钟楼,是当年在墨华侨为庆祝墨西哥独立100周年集资兴建并赠与墨西哥政府的礼物,年久失修。

在迎接墨西哥独立200周年到来之际,吴永恒开始琢磨以什么形式送什么礼物好呢?

“送礼物,不如干实事。”于是,吴永恒向社里建议,出资修建钟楼,让墨西哥人随时能感受到中国人友情。

经过5个月的施工,2010年10月18日布卡雷利大街上标志性建筑“中国钟”修复竣工。

“中国钟”旁边是墨西哥内政部大楼。“内政部的员工都是听着‘中国钟’的钟声上、下班的。”墨西哥城历史中心区管理局局长莫雷诺表示,“修缮‘中国钟’的意义不仅局限于修复和更新其外观,更在于延续这座纪念碑碑文所刻四个汉字‘同声相应’这一精神内涵,即不论身在何处,志趣相投的人心声相互呼应。”

老吴探索出了期刊发行与公共外交相结合的新模式。除修建“中国钟”外,每年参加当地华人组织的花车游行、中墨建交40周年之际出版纪念画册并在墨城举行了画册首发式等重大活动,为采访坎昆联合国气候大会的中国安排采访日程,争取采访机会,并建议制作了《今日中国应对气候变化专刊》,取得了令同行刮目相看的传播效果。

1973年到1996年,老吴的足迹几乎遍及拉美国家。退休后的八年,他的身影依然活跃在墨西哥和拉美民众中间,为中拉友好贡献着光热。

“老吴热爱祖国、热爱党的外宣事业,同时也热爱墨西哥和拉美,将拉美视作第二故乡,把自己交给了那片土地。”接老吴回家的姜憬莉,对丈夫的同事们说。

在墨西哥、在拉美,老吴有爱他的兄弟,爱他的朋友。

老吴“逢人说法”,抓住一切机会与墨西哥各界人士建立联系,利用一切机会参加当地的各种学术、文化活动、企业家会议和展会,为墨西哥民众提供了上百场关于中国的演讲和讲座,努力帮助当地民众了解中国的情况,他不仅让《今日中国》杂志走进墨西哥的主流社会和人群,更是让一个快速发展的今日中国展现在当地民众眼中,被称为中拉友好的“民间大使”。

在拉美当地,老吴是中国问题专家;在中国,他是拉美问题专家。他把向当地人民说明中国这项事业延伸到了杂志之外。八年中,他上百次到墨西哥的大学、研究机构和社区,向当地的学生、学者和民众介绍中国的经济发展、社会变迁、历史传统和独特文化,以“中国与拉美”“中国经济发展,威胁还是挑战”等为题发表演讲。

每次做完报告,老吴身边总是围着很多的人,继续交流,或争着合影,迟迟不能散场。在听众眼中,老吴是他们了解中国的窗口。老吴,就是中国。

去墨西哥南部瓦哈卡州的小镇特皇特佩克,从州府还要乘车走3个半小时。道路崎岖,全是陡坡和弯道,还要翻越高耸的西马德雷山脉。为了小镇上的200名听众,老吴去了那里。

2010年的一天,老吴到墨西哥特拉斯卡拉市人权委员会作报告。刚作完报告,一位戴墨镜的老人从后排走过来说:“让我拉一拉你的手。我眼睛瞎了,很少出来,偶尔参加一些活动也是坐一坐就走。今天我来了,而且一直听完你的报告。你的演讲使我这个盲人睁开了眼睛,开阔了眼界,我似乎看到了一个正在发展起来的中国的形象。我看不见你,但我要拉一拉你的手。”

西班牙经济学家梅尔卡多说,我去过中国,亲眼看到中国的进步,听了你的报告,我对中国的进步有了更深刻的理解,特别是取得进步的原因更加明了。

八年中,老吴曾多次应邀到墨西哥电视十一台直播室,参与有关中国的访谈。

对有事找上门的读者老吴总是力所能及地提供帮助。2008年夏,一位外地老读者有急事要到中国出差,按正常程序办签证已来不及。他到墨西哥城找到老吴请求帮助。老吴马上打到使馆领事处沟通,并带他到近的照相馆拍证件照,让他如期成行。

“老吴就是这样,以他的人格魅力,结交了一大批拉美朋友,包括总统、部长、议员、学者、、律师、教师、学生等各界人士。他平日所做的,远远超出了一个杂志分社社长的职责与担当。”呼宝民说,就在老吴遽然离世时,不知实情的墨西哥中央电视台演播厅一档关于中国的访谈节目还在等待他的到场,而这是他这么多年“迟到”的一次。

为了让中国声音更加响亮,他不但直接承担了大量选题策划和出版发行任务,主动服务国家重大外事和外宣大局,还积极参加驻在国的各种文化交流活动,孜孜不倦地宣介中国情况和对外政策,忠诚地维护国家的利益和形象,受到上级领导和对象国政要及媒体的高度评价,被誉为出色的“民间外交家”。前一页[1][2][3][4]下一页(三)

相对于国内,在拉美国家工作、生活,条件要艰苦一些。老吴全然不顾这些,脚踏实地,任劳任怨。

老吴以向世界说明一个快速发展而又多元、多变的中国作为自己的光荣使命,将弘扬中华文化、推动中拉及中墨人民友好交往看作人生的目标和生命价值。

同事们说老吴视工作为生命,是个不知疲倦的“工作狂”。为推广期刊,老吴曾在一周内跑了巴西、阿根廷和乌拉圭三个国家,达成期刊代销协议;为了参加墨西哥出版业协会年会,老吴曾翻越3850米高的南马德雷山脉,连续开车11个小时。

在拉美分社,档案整整齐齐,办公桌一尘不染,接待客人的水果,削好了放在那儿……接访来宾,几点接机,访问日程,乃至出车顺序……老吴安排得井井有条、滴水不漏。

《今日中国》总编唐书彪曾经与老吴在墨西哥朝夕相处13天。采访中,他向提供了一份老吴一周的工作日程。一周中,从凌晨4点接机开始,老吴陪同他相继飞抵墨西哥北方边境、中部的数个城市,会见当地发行总代理、读者代表和文化官员,会见和采访议员、总统和现任官员等各界人士,了解当地侨社和华文学校,参观华人移民史展览。有时,一天里飞越不同时区的城市,参加数场活动。

多年驻外工作,老吴养成了事必躬亲的习惯。他既是拉美分社社长,又要具体负责组织选题策划、开展期刊推广活动,人手紧张时还亲自为杂志打包装箱,手提肩扛、送刊上门。

到墨西哥上任前,老吴帮助《今日中国》西文版在国内组建了专家顾问团。赴任后,他在前方开展市场调研、舆情分析、物色作者、策划选题等工作,凭着对拉美社会、经济、文化深刻的了解和对外传播业务的精通,不断提出中肯的办刊意见和建议。

“老吴经手的每一次对外传播报道,都是建立在对对象国媒体和舆论关注点充分调研的基础上。”让西文版主编李五洲对老吴印象深的是他工作细致认真,一丝不苟。李五洲曾经在墨西哥与老吴共事2年。他告诉,老吴审阅稿件时每个字句、每个标点都要仔细斟酌。

老吴在一段手记里写道:“我是性格鲜明的人,工作上主张要快、要猛、要吹冲锋号,要跑步前进。”

在巩固了墨西哥市场之后,老吴就想方设法把杂志打入拉美所有未建交国家,接着又推动在秘鲁建立了代表处,出版《今日中国》秘鲁版,之后就在推动出版南椎体版、巴西葡文版……。

2013年外文局海外工作会上,老吴表示:“在本土化的大路上,也许我们会遇到一些问题和困难……我们工作赖以支持的信条应该是‘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有了这种精神,有了这种追求,我们才能做出更大的成绩。”还在如是说。

就在去世前两周,吴永恒还殚精竭虑写出2013年《今日中国》本土化工作设想,建议派驻常驻;在墨西哥设立拉美物流基地;不要错失巴西2014年和2018年足球世界杯和奥运会的机会……

工作之外,在很多细节上,老吴依然严格要求自己。墨西哥气候终年炎热,平时穿正装的人不多。周明伟回忆,在墨西哥访问期间,看到老吴无论大小活动都是西装革履,穿戴整洁。“老吴很在意着装,首先是为能体现专业修养和职业精神,他对自己的职业有一种敬畏,有一种尊严。着装也是他专业修养和职业精神的一部分,从不马虎。”

老吴精通西班牙语,新华社拉美总分社社长潘国俊评价老吴:“他到古巴,可以说古巴当地方言的西语;他到墨西哥,可以说墨西哥当地方言的西语;他到阿根廷,可以说阿根廷当地方言的西语;他到巴西,可以说葡萄牙语。他对拉美地区西语的掌控到了游刃有余的程度。”

尽管这样,“有时候外籍雇员说到一些词他觉得非常好,就会用本子记下来,下来还会查字典上的用法。”李五洲说。

“老吴勤奋好学、刻苦钻研,”呼宝民在老吴家里看到,卧室的立柜上,贴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卡片,都是一些随想随记的备忘以及西语的新词描述。“他深入思考、积极探索,积累了丰富的外宣工作经验。他深入当地读者了解他们的需求和习惯,讲究传播艺术,注重传播效果,是具有国际视野、专业能力强、职业素养高的专家型人才。”呼宝民说。

因为不忍心老吴晚年还拼命三郎似地工作,爱人姜憬莉在里几次劝他,“你在外面有困难就回来吧,不要为难,不要勉强。”但是老吴出于强烈的事业心,坚持留了下来。

老吴多次对李五洲说:“拉美分社是我的一个阵地,外文局和总社把拉美分社这个阵地交给我们了,我们就要以战士的情怀和情操,战士的胸怀和勇气守好和巩固好这个阵地,将来有一天可以光荣地抬着头把它交给来接替我们的同志。”

由于老吴的努力,2008年,《今日中国》被墨西哥出版业年会吸收为外籍会员;《今日中国》拉美分社成为墨西哥头版俱乐部的外国媒体。2011年9月14日,墨西哥头版俱乐部向老吴颁发奖状,表彰他为促进中墨两国媒体间友好合作所做的贡献。这是墨头版俱乐部首次向外国界人士颁发奖项。

“不管墨西哥当地有多少不同的政治势力,不管西方社会曾怎样误解中国,老吴和他传递出的‘中国形象’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同时,他讲的是事实,是故事,有情感,有灵魂。”周明伟说。

可以说,吴永恒问心无愧地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前一页[1][2][3][4]下一页(四)

当地时间2013年3月24日,吴永恒的追悼会在墨西哥城举行举办,200多人前往与老人告别。

根据当地的规矩,一些中国特色的环节都是不被允许出现的,但当殡仪馆听说了吴永恒的故事之后,一路亮起绿灯。前去筹办追悼会的中国外文局国际合作部主任姜永刚说:“(殡仪馆)甚至问‘我们能做什么吗?你们还要什么东西?’”一位经理说:“这样一位中国人民的儿子留在了墨西哥,我们理应跟你们一起为他送行。”

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特派代表出席,任上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前总统埃切维利亚也委托秘书送来花圈。

中国驻墨使馆全体人员、中国驻墨机构的代表,拉美联合会创始人、终身名誉主席,还有当地各界人士都来为吴永恒彻夜守灵、送行。

墨西哥总统府国际司司长迭哥戈麦斯在留言簿上写道:“墨西哥失去了一位好朋友,一位伟大的、为促进中墨友谊而奉献一生的朋友。墨西哥政府以及总统先生对吴先生的离去深感遗憾。”

“我曾经那么地喜爱您,现在就有多么地怀念您,在墨西哥,这个也属于您的国家!”墨西哥内政部前任纸质媒体司司长阿尔玛阿尔瓦雷斯女士将怀念写在留言簿上。

墨西哥前总统埃切维利亚的秘书何塞?努尼奥?希梅内斯说:“你在墨西哥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通过《今日中国》这个窗口,墨西哥感受到了中国的友谊和兄弟情谊……我亲爱的兄弟吴永恒,敬重您、思念您,墨西哥将永远怀念您。”

“老吴在他的岗位上耗尽了的心力,以致他的追思仪式都成为墨中民间友好、官方往来的见证。他把生命绽放的光彩,也贡献给了中墨友好事业。”周明伟说。

中国驻墨大使曾钢说,吴永恒以自己的方式,为维护中墨两国关系作出了难能可贵的贡献。

“无冕一生抒正义,本土八载建奇功。四十三年新华赋,半个世纪拉美情。”在飞往墨西哥城的航班上,郭晓勇这样概括了老吴的一生。

吴永恒去世后,墨西哥权威经济学杂志《宏观经济》杂志拿出七个版面发表悼念文章。总马乌罗吉蒙内斯拉斯卡诺撰文称,“他广交天下朋友,为的就是向世界介绍中国。他为此贡献出自己生活、亲友乃至一切,心中永远想着的是为增进和加深中墨友谊而奋斗。”

原出版署署长宋木文被吴永恒的事迹、情怀深深打动:“吴永恒经办一个小杂志,但是活在一个大舞台上。他在墨西哥的这些年将杂志的本土化做得很成功,是值得学习的典范。他在墨西哥不仅做杂志,还广交朋友,结下深厚友情。他是文化大使,是亲善大使,是没有大使头衔的大使”。

……

2013年,吴永恒还有许多想做的事:“希望以中国名义派驻常驻,利用同墨西哥和秘鲁国家通讯社的合作关系,强化集团的‘媒体’色彩;希望局属出版社联合或独立在墨西哥设点,作为在拉美开展业务的物流基地;要精心维护‘北墨南秘’的格局。……”

吴永恒走了,但他的角色并未谢幕,因为中国报道内容的生命在延伸,中国声音的传播范围在拓展,他的同事们仍在努力。

原标题:遨游在拉美大地上的“民间大使”吴永恒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前一页[1][2][3][4]

seo网站诊断基本项目
新闻推广
seo优化推广计划有哪些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