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邓中翰与中星微挑战谱写的传奇

2019年04月10日 栏目:故事

2005年12月6日至16日,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邀请2005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年度人物奖”20名候选人和“年度社会公益奖”5名候选人参加

2005年12月6日至16日,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邀请2005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年度人物奖”20名候选人和“年度社会公益奖”5名候选人参加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和上海交大举行的2005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创新论坛。以下为12月6日在清华大学举办的创新论坛中星微电子有限公司创始人,中星微电子首席执行官邓中翰博士的演讲实录:

邓中翰 :

今天,我回到了祖国,回到了北京,回到中关村,我感觉到我过去所学的专业知识,尤其是我掌握的这种人生面临挑战的独立的思考以及这样的勇气,给我一步一步大跨越式的发展,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在这个关键作用中体现了我们的创新精神、感,以及我们身边发生的重大事件,技术事件、商业事件、经济事件的推动和影响。

99年10月1日,我受邀参加建国五十周年大典,站在观礼台上我非常激动,看着运载着一辆辆我们国家几十年来在国防,在改革开放之后,建立起来的各种各样的丰功伟绩的展示,心里非常激动,我想在座如果在那个年龄段站在那样的场合里,我突然感觉到我自己非常有亏。正如田校长讲的,我虽然在美国做得很好,学了非常多的东西,但是我没有为国家做过任何有用的事情。下午的时候,我就带着中星微的另外三个创始人,杨晓东、张忠、应照维,今天仍然是主要的管理层。我们买了长城的T恤,站在长城上照了很多照片,刚才幻灯片上的照片,如果你注意一下,三个创始人的手形,一个是胜利的符号,一个是OK的符号,还有一个勇往直前的符号,我是这样交叉的,当时我的心事是重的,那一刻,我感觉到我上午看到的,和我下午站在长城上想到的,和我未来想做的事情,在那一瞬间下定了决心,我一定要回国把芯片的产业,在中国已经落后了、空白了几十年的产业推动起来,正好把我在美国伯克利,在斯坦福,后来在SUN、朗讯学到的这些知识,能够贡献到我们祖国的建设中来。

当时硅谷也非常流行创业的思想,而我们中关村也刚刚成立管委会和园区正在进行创业的安排,那时候,包括像UT斯达康、亚信、新浪、搜狐等等都没有在纳斯达克上市,在那种情况下,我们四个人要做点什么事,我们要为国家,把我们自己学到的知识,把我过去得到挑战杯的这种精神的鼓舞下,我们有信心能够做成一些什么事,当然我是在鼓励大家,后来每个人都同意了。

在1999年11月14日,在中关村一个仓库里开始了我们创业的天。大家都知道,那时候创业是很艰难的,今天看到中星微电子又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又在纳斯达克上市,我个人又获得了很多奖励,可是当时在一个小小的仓库里,当时中关村的地价非常贵中国交通服务平台
,办公室又非常少,所以我们就租用了小小的仓库,就在那样的情况下,我们开始了创业的过程一叶兰
。我记得冬天的时候,仓库没有很好的办公室的暖气,张辉的手都冻裂了,对于一个硅谷回来的博士而言,在贝尔实验室回来的科研人员而言,手上起了冻疮,就在这样一个艰苦的环境下开始了创业。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挑一个更好更贵一点的办公室?我想,一方面从省钱的角度,在一个便宜的地方开,再一个我想,如果能在年的冬天能够克服过去,我们可能就有第二年的冬天,第三年的冬天,这样才能迎来春天和秋天。所以,我们在年的冬天,不仅仅是我们自己挺过去了,又招了一些人,在仓库之外又把它的会议室租了下来,后来把会议室改成了工作间,后来又搬进了新的地方,在北理工附近。

今天,我们有40几位硅谷回来的留学人员,以及创造新的技术,我们的起点是非常艰苦,非常落后的。所以,在座的同学想创业的话,不要为自己的挑战感到悲哀,正是这种挑战,使你个人作出的承诺变得更加可行,我们自己也变得更加有吸引力,吸引更多的人。

2001年3月份,经过长达十几个月的努力,我们开拓了款芯片“星光一号”,并打进了飞利浦这些国际的企业。就在2001年,我们四个创始人当中有三个人去日本推销芯片,拜访索尼,刚才电视上讲到了,索尼的一位主管,在我们见面的时候,还没有把我们的话听完,说北京来的,要卖给他们芯片,说是做图像处理、摄像等等芯片,他们说我们索尼有几千项这样的产品,几百个这样的专利,我们索尼是这项技术的鼻祖,如果你想学的话,可以看看展览,看看他们的产品,但是他们没有时间,还需要去其他的会议了。我们跟他约好一个小时的见面中,只见了五、六分钟的样子,我们非常尴尬,你想,去日本,一个小公司斜纹布批发厂家
,还很不挣钱,要付出飞机票、酒店等等一系列的代价,跑到日本只见了五分钟。出了门时,我就对张辉讲,我们还会回来,当时正好放《终结者》这个电影,我说我会回来的。

索尼的创始人圣田昭夫在二战之后,创建了索尼之后,他崇拜的、想竞争的一个公司就是当时飞利浦,他在二战之后去了荷兰的飞利浦的小镇,与飞利浦交流,在他的自传里就特别讲到一次,他从飞利浦出来之后,就在飞利浦塑像广场外面喝咖啡,当时的服务员很少看到亚洲人,就问他,你是从哪里来的?他说他是从日本来的。他说是为了看飞利浦的,飞利浦的电器非常棒等等,服务员为了表示友好,就说哦,我们这里也有日本产品,他去了后面,拿出了日本纸做的小伞,就是放在饮料杯里的那种小伞,他觉得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回来把这件事情作为非常重要的激励大家的个人故事。他一回来就给索尼公司定了两个使命,个使命,希望索尼从事的技术和产品能够使我们全体的员工在里面找到快乐和自豪,第二个,为日本的重建而奋斗。

我想,今天在座大家都知道,我们在美国都知道,我们卖了大量的中国产品,我们的鞋,我们的电器,我们的塑料制品、衣服和鞋等等充斥了全世界的市场。但是我想,还是会有很多人瞧不起我们,正如当时圣田昭夫感觉到的,而我当时的感觉,使我更加坚定了信心,我要挑战,我要回来,我要打进索尼,这对我们而言是一个追求。我回来以后,把我的经历跟全公司人讲了,当时我们已经打进了三星,我们打进了飞利浦,我说一定要打进索尼,虽然他是鼻祖,虽然摄像、摄影等等设备都是索尼发明的,也是全世界知名的品牌,意义非凡。

正如挑战杯,它是一种挑战,对公司来讲是一种精神的载体,文化的载体,又经过了四年,到了今年夏天,索尼新一代笔记本电脑上的摄像头,已经跳动着我们星光中国芯。在多达几千项专利,在这个鼻祖面前,我们作为中国人,我们站了起来,把我们的芯片打进了我们鼻祖的产品里去了,你们的核心技术,从此以后不是索尼自己的,而是我们中国人的,这个成为中星微今天精神的宝藏,使得我们源源不断地从中找到力量,而这种力量,这种创新的精神,这种感和它的影响力、推动力,正是我们挑战杯或者今天我感觉到的挑战对我们每个人的启示。

所以,今天我看到这四年的努力,我们把星光产品能够在索尼产品上成功地实施,我已经把它转变成一个更重要的人生理念。经过长达四年的努力,我可以向大家,向我们员工们说,“I am back”。经过这几年的发展,中星微已经销售出五千万枚星光中国芯,并且在七大核心技术领域,获得五百多项专利,作为家核心芯片设计的公司,在纳斯达克,在11月15日成功上市,而我在上市的那一天又遇到同样的挑战。

当时在做纳斯达克闭市的敲钟仪式上,CNBC的主持人就问我,作为家芯片设计企业,你们有没有侵犯知识产权?让我再次感受到,我作为一个中国的芯片设计企业所受到的国际的怀疑、挑战和抵制。我们上市的个问题和百度完全不一样,而他们问我们的是带着一种怀疑,甚至是一种轻蔑和诬蔑的角度去问询,同时在卫星上进行实况转播。我当时跟他们说,我们拥有自主的知识产权,在长达六年的运营中,我们从来没有和任何公司有过知识产权的纠纷。他又问:你们如何保护你们的知识产权?我说我们申请了五百多项技术专利,其中很多项中国的专利。他就说,中国的知识产权能够得到保障吗?中国的知识产权能够和国际上的知识产权相提并论吗?都是很负面性的问题。我迅速跟他说,举个例子,索尼是数字多媒体摄像方面的鼻祖,它们有几千项专利,今天他在他的笔记本产品上用了我们的芯片,在鼻祖那里都用了我们的芯片,我们没有跟国际上一样的的技术吗?他才从这个话题转移开。

今天我们很高兴地站在这里,来感受我们伟大祖国和我们生活的巨大变化,尤其是我这样在国外生活过、工作过的人。在长期跑业务的过程中,能够深刻地感受到,作为一个民族,作为一个国家,作为年轻一代,我们感觉到沉重的历史给我们的挑战,而这种挑战也正是未来我们已经在上市之后,在拿到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之后继续让我们中星微电子开拓星光中国芯工程的重要的精神支柱。

这几年来,我们感受到我们国家在创新方面非常希望这些年轻的科学家和技术人员能够走向科研的道路,而科技是生产力,如何能够在这样一个艰难的环境下打造自己的核心技术,打造自己的企业。通过个人的努力,通过团队的努力,从而能够带动一个产业链的腾飞,带动一个国家在一个领域里的地位的提高,这正是历史赋予我们年轻人的使命。今天我想跟大家交流的挑战,正是我们创新的动力,勇于迎接挑战,勇于面对挑战,正是我们感的体现,而由此带来的影响力和推动力,正是我们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和工作进步发展的动力和根源。我们在清华,在这里的一个兼职访问教授,感觉到清华的校训,长达一百多年来,我们“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这正是我们挑战人生一次又一次的目标,我们建立我们更强大的核心技术,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正是要靠我们这样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精神去努力实现。我想,今天围绕着我临时想起来的挑战的这个事情跟大家共勉,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