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武炼仙尊 第五百九十九章 惊天大阴谋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教育

武炼仙尊 第五百九十九章 惊天大阴谋这里是九幽之地,可不比天元,他说什么也不可能让幽泉王就这么逃了,谁知道这家伙逃走后会搬来多少救兵,

武炼仙尊 第五百九十九章 惊天大阴谋

这里是九幽之地,可不比天元,他说什么也不可能让幽泉王就这么逃了,谁知道这家伙逃走后会搬来多少救兵,到时那才是真正的大麻烦。

所以,他的紫色大手上凝聚着全部鸿蒙紫气,三成的力量全部用上,以近乎七八亿斤的力量朝幽泉王狠狠握下。

面对如此阵势的手掌,幽泉王的脸上浮现一抹狠厉与决然,将那召唤回来的幽泉阵朝握来的手掌全部击打去……

“砰……”紫色大手彻底的握在了一起,响起了一道巨大的音爆之声。

…………

林紫月和霸剑空飞掠了过来,看着几招就击败了幽泉王的萧元,霸剑空的眼中是一阵震惊。

他被幽泉王抓捕已经数百年,没有哪次能够和幽泉王正面抗衡,他每次能逃离,都是因为海册幽皇下达了要生擒自己的命令,不然,他早就在幽泉王的追捕中被抓或被斩杀了。

只是他好像搞忘了很重要的一点,一个能够将他从幽泉王手中救下,并且顷刻间出手阻断他自爆的人,那实力再怎么差,也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怎么?你把他杀了?”林紫月站在萧元一旁,望着那缓缓散去的紫色大手,问道。

“没有,还是让它逃了。”萧元难得一次没有拒绝林紫月的问话,反而淡淡的答道,话音间,比起之前的冷漠缓和了许多。

对于萧元这么快速且正面自己的答话,林紫月一滞,她仿佛已经习惯了萧元之前的冷漠,此刻这样的回答,反而让她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哦,这样啊。”林紫月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刚才是我冲动了,没有忍住自己的怒气,不过始终都得谢谢你,若是刚才你没有及时出手,我恐怕还得苦战一番,甚至被重伤都有可能。”

林紫月说这话时,语气显得诚恳,只是面容上却带着相对玩味的笑容,她已经肯定,萧元是一个嘴硬心软的人,这样的人,一般对人都不会太冷漠的,至于之前对自己冷漠,的确可能是以往的一些事情引起的,所以,这让林紫月的心中稍稍有点小开心,小喜悦。

“不必,承受不起,我出手只是为了救这位霸氏的老哥,可不是为了救你,况且此处乃九幽域,若是不能快速斩杀那幽泉王,其战斗波动极有可能引来更强的魔物。”萧元长袖一挥,说完刚才那句和这一句后便没有再理会林紫月,而是将目光转向了霸剑空。

“小兄弟,多谢你们能够出手相救,我霸剑空在此代表已经凋零的霸氏全族,感谢你们。”见到萧元的目光望了过来,也见到萧元和林紫月的吵嘴,霸剑空像是明白了所以然,那目光就像是在看两个打情骂俏的情人一般,话一说完,那身躯就朝萧元两人半鞠躬而下。

“老哥,承受不起,我刚才说过,我救你,只是因为你们霸氏一族和我一兄弟有些渊源,并没无其他用意。”萧元急忙将霸剑空扶了起来,随后又道:“老哥,这东西可还能用么?”

只见萧元大手一张,里面有着数千个密密麻麻的字符悬浮着,字符不像天元中的字符,显得有些诡异。

“这是……”霸剑空有些惊讶的望着萧元手中的字符,不正是幽泉王的组成幽泉阵的符文么?

“小兄弟,这幽泉王已逃,想必定会回去搬救兵的,我们还是先离开此处为妙,这东西容我路上给你解释……”霸剑空有些凝重的道,更多的是震惊,他没想萧元的实力居然如此强悍,居然能逼得幽泉王以组成幽泉阵的字符来抵挡那只紫色大手,不然恐怕根本难以遁走。

“好……”闻言,萧元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点头答应了霸剑空。

他之所以要跟着霸剑空,一来的确是想知道这幽泉阵的字符是什么东西,因为他也能感受到幽泉王在幽泉阵中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以十倍不止的增加,若是他能运用此阵,实力肯定能够暴增,到时,何以怕救不了炎汐?何以怕那暗中的林休?

二来,听霸剑空的语气,对着九幽极为熟悉,定然知道整个九幽的形式,也定然知晓酆都城在哪。

“小兄弟,我叫霸剑空,还未请教你们的名字。”在飞离这片地域的途中,霸剑空问道。

“萧元……”

“林紫月……”

“萧元小兄弟,老哥很好奇,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这九幽域内,除了我霸氏之外,已经亿万年没有人族出现过了……”霸剑空在为萧元解释了一下幽泉阵后,便朝萧元两人问道。

对于这个幽泉阵

,虽然不是霸剑空自己的,但是在这九幽域内从出生到现在已经呆了数千年,不说凡事知晓,但是对于九幽一尊二帝四皇十六王的事却是知晓得一清二楚。

所以,对于幽泉王的这个幽泉阵他也是略知一二,当即也告知了一些关于这个阵法的来历和用途。

只是刚才萧元想要直接斩杀幽泉王,手上的力道太大,直接损坏了一些幽泉王用来抵命的幽泉阵字符,不知还能不能用。所以,萧元只是将其收进了空间布袋中,待得找到一处清净地,在好生捣鼓一番,若是这字符还能用,那可是一桩好事,用好了,遇到险事,可以力挽狂澜也说不定。

“这……我们从天元大陆过来的。”萧元虽然救下了霸剑空,也知道对方的确是霸氏一族,但是他还不知这九幽内的霸氏品性到底如何,是否已被魔化。他算不得知道这霸剑空的真正底细,所以,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霸剑空看出萧元不想在这事上多讲,或许这其中有着什么不便透露的隐情也说不定,所以倒也没有继续多问,只是当他听到萧元两人是从天元大陆穿梭过来时,脸上浮现了一抹激动无比的神色。

“你们,怎么过来的?”所以,即便知晓萧元在此事上不愿多谈,霸剑空还是忍不住问道:“难道九幽的大门被打开了?”

“霸老哥,九幽大门并未打开,我们是在天元的封魔谷内与强者激战时被一股神秘即将吸扯过来的。”萧元知道用一些无用之话怕是搪塞不了霸剑空了,所以干脆把封魔谷的是情讲诉了一遍,不过他只是讲在封魔谷内与强者战斗,并未提及进入金光封印后所发生的事。

“哦?还有这等事?那与你们对战之人一定很强吧,不然何以引发天地异像,能够将你们从天元吸扯到这九幽域内,要知道我老早就在寻找九幽域的大门,想要离开这九幽,去往天元……”霸剑空较为失意的道:“只是不想,从我族落寞至今已经数千年,我奉族长之命前往天元也有数千年,只是我霸剑空无能啊,数千年的时间也未能找到九幽的大门所在,出得九幽到达天元,我实在是愧对族长,愧对霸氏族人。”

“哎……要是我能有你这运气就好了,哪怕是被天地异像吸扯而入,只要能到达天元,什么代价我都愿意承受……”霸剑空叹道。

“不知霸老哥何以一定要去天元,你们霸氏与天元大陆上的霸氏一族可否出自同一脉?”萧元疑问道,他很疑惑,究竟是什么原因何以让得霸剑空坚持数千年的时间来寻找九幽大门,寻找离开九幽的门道。

“事关重大,我在族长面前发过誓,为何要到去天元绝不向任何人透露其原因,除非到得天元大陆,不然,哪怕是死了,也只能将此事烂在肚子里,所以还请萧元小兄弟见谅,此事老哥我无可奉告。”霸剑空继续道:“不过老哥可以告诉你,我族和天元上的霸氏应该是出自同一脉,这是族谱上记载的,错不了。”

“既然老哥有誓言在身我也不再多问,只是老弟我还想问下,既然你们出自同一脉,为何会被分开在天元和九幽之内呢?你们两族这亿万年来可有联系?他们在天元上,也是没落得厉害啊。”萧元又一连问出了几个问题,他倒不是想探霸氏的底细,只是想对霸氏了解清楚一些,因为他感觉自己以后会和这霸氏结下一定的渊源,现在了解清楚一些,或许对往后的相处有着一定好处。

“这……我族族谱上没有任何记载,族长也从未提起过,我从出生到现在已经九千多年,从来不知我霸氏为何一分为二,九幽和天元各成一族啊。”霸剑空也极为疑惑,那模样绝不是装出来的,所以,他没有对萧元说谎,是真不知道。

“所以,别说沟通,我们两族连双方的情况到底怎样也不知道,如何沟通?这该死的九幽大门就犹如隔绝了一切,任何武技法术还有生灵都无法穿越……”

闻言,萧元点了点头,听了霸剑空一席话,他沉默了起来,陷入了沉思,只觉得天元大陆上的局势和现如今的情况或许没有表面看上去那般简单,那般明朗。

能够在九幽立足的霸氏,突然间没落,而曾经在天元能够和神灵对抗的霸氏也是突然没落,皆是不知其因,这未免太过蹊跷了些吧?

十大势力皆是没落,天元整个大陆凋零,武帝只有寥寥数几,这样的实力和远古的天元相比,连渣都算不上。

封魔谷的魔物出世,天元也不可能抵挡,但是恰巧这魔物居然没能出世,而是被易尊加强后的七星重伤,这也太过蹊跷了些吧。

再者,自己一路走来,看似凶险,但也能算作顺风顺水,从未真正死去,应该说自己根本就死不了,想来这背后是有人不想让自己死吧?

那些手段逆天的神灵们到得现在也从未现身,但是自己却是按照着他们安排的轨迹一直前行着,特别是在炎汐这件事上,炎汐被杀,凝魂灯被拿走,进入金光封印、捣毁封印、魔物出世、进入虚无、再然后进入这九幽域,怕是都是那些神灵们安排的轨迹吧?

萧元沉思着,内心间不知何时变得心神不宁起来,他望了望霸剑空和林紫月,眼底中尽是不易察觉的凝重之色。

他总觉得,他或许已经陷入了一个惊天大阴谋之中。

北京治疗急性子宫内膜炎症的方法
长沙治疗妇科炎症费用
黑龙江治疗前列腺结石有几种方法
南京做前列腺增生的医院
天津前列腺结石的药物治疗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